海南建筑设施价格联盟

【诚邀联署】关于对上海松江“萤火虫主题公园”开展调查的建议信(联名中)

楼主:自然大学 时间:2020-05-23 16:22:55

尊敬的上海市政府: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710日起,一家名为武汉君友商业管理的公司,将在上海松江举办首个“萤火虫主题公园”。届时,“每天将有数万只萤火虫同时呈现”,“不设隔离,游客可与萤火虫亲密接触”,而“这些萤火虫来自武汉、江西、广东等地的养殖基地,并非野外采集”。


作为来自全国关注野生萤火虫及其栖息地生态保护的环保爱好者和志愿者,我们对此类存在生态伤害、欺诈消费者行为的商业项目,提出严正抗议,吁请上海有关部门对该项目开展调查,并及时叫停。理由如下:


涉嫌野外捕捉、破坏生态链、外来物种入侵


据报道,此次将“做客”上海的这批萤火虫,“来自湖北、江西、云南养殖基地,其中湖北的虫源为人工养殖,而江西和云南的虫源既有人工养殖,亦有野生采集,具体比例不明。”


我国第一位从事萤火虫研究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付新华,曾撰写中国大陆第一份《活体萤火虫买卖调查报告》。他在接受媒体报道时介绍,人工繁殖的萤火虫,成本是10-20元,而野外捕捉的只要5毛钱。因此,中国大陆出现的所谓大型萤火虫养殖基地,其实多是野外捕获而来,包括自称有人工繁殖基地的众多网络电商在内,野生萤火虫以养殖名义进行贩卖。


20147月,《杭州日报》针对网络电商中的萤火虫商家进行过调查,揭露那些自称的萤火虫人工养殖基地“其实并不存在”,“这些卖家为了应付买家和记者,还特意在自家后院建了一个小屋,种点草种点其他东西在里面,就对外谎称说是养殖基地,每天卖出去的萤火虫都是从野外捕抓的。当天捕来的萤火虫没有卖完的就放在这个小屋里,最多能放一个星期左右,也会全都死去。”此前,《当代生活报》的记者也就山东青岛中山公园的10000只号称人工养殖的萤火虫展开了调查,最终结果显示,所有的萤火虫也均是广西武鸣县两江镇村民野外捕捉的。


我们认为,这样的行为是对消费者的欺诈,让买家和游客误以为这样的商业运作不会破坏野外萤火虫种群。但事实上,这样的野外捕捉,伤害的不仅是萤火虫个体。

付新华教授介绍,萤火虫的发光特性,原本是繁殖期求偶行为的一部分,如果在这一期间遭到大规模捕捉,很可能影响其求偶和繁殖,对这一地区的萤火虫种群带来毁灭性伤害。“当一处的萤火虫数量下降到一定程度时,萤火虫近亲交配的概率就会提高,从而导致种群基因库缩小,引起基因灭绝,整个种群也可能消亡。”


研究萤火虫12年的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学燕介绍,萤火虫是处于生物链“金字塔”底层的昆虫,它们捕食蜗牛、鼻涕虫、萝卜螺等小生物,可抑制它们危害植物,同时又会被高一级的动物捕食。它们的种群减少和灭绝,会产生连锁反应,使“金字塔”松动,甚至对顶层生物造成影响。


此外,本次展出将外地的萤火虫运到上海,存在外来物种入侵的可能。处于相同生态位的外来萤火虫,一旦逃逸并有幸存活下来,势必会对本地萤火虫造成威胁。保育人士、上海植物园自然导赏员姜龙还指出了疫病防控的风险:跨地引进可能造成的寄生虫、病菌等病虫害传播,零距离接触对游客的安全带来威胁,而根据《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不提倡跨地区贩运野生动物,这对当地的野生资源也必然带来负面影响。

为此,我们提请主管部门,要求活动主办方提交并公示展出萤火虫的具体来源,及相应的科学评估,证明这样的商业展出不会破坏萤火虫原产地的自然生态链,同时对疫病防控、防止逃逸及外来物种入侵等方面配备管控方案;邀请独立专家,和该领域的民间团体,进行独立评估,对种源、疫病等多方面进行独立评估认为可行后,方可允许本次活动正式开展。


自然教育难达成,安全因素需考量


萤火虫是优秀的环境指示物。它们对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通常在有山有水、环境质量较好的地方都有萤火虫存在。但萤火虫的居住环境如今正遭受着破坏。在森林砍伐、河流湖泊污染、农药化肥及化工产品过度使用给生物资源带来的极大危害之外,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也侵占了这些小精灵赖以生存的环境。这些萤火虫及生物多样性正在面临的生存险境,原本需要人们走出固定的城市生活惯性,到脆弱而美好的生态家园中,才能真切了解。


但我们在类似的活动现场看到的却是伤害。在2014年的南昌萤火虫主题公园内,不少市民直接在附近草丛中,捕捉飞出来的萤火虫,然后装在瓶子中供人把玩,许多萤火虫因此死亡。而在更早的青岛、长沙同类展出中,拥挤的人流和大量的闪光灯,加之不适宜的地理气候,导致萤火虫成批死亡。这些萤火虫用生命之光换来的仅仅是人们的猎奇,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对栖息地保护的严肃认识和对栖息地破坏的认真反思。这实在是萤火虫最后的哀叹!

2014430日晚7点半,杭州萧山湘湖金沙戏水萤飞夜主题活动,在数千游客的满心期待中开始,但却没能如约上演万千萤火虫飞舞的画面。奔着万千萤火去的游客,只看到了寥寥几只萤火虫,扫兴退场。游客因萤火虫数量稀少未达到主办方所承诺的观赏效果而引发双方冲突,上演万人齐喊退票,景区部分设施被打砸。


这一次,尽管主办方已对媒体表明,会严格限制每天的参观人数,但在本质上,基于猎奇的消费心理和零距离接触这两项基本特点,偶发性的追逐、捕捉、拍打,继而引发哄抢和游客之间的争执,仍然不能完全避免。


上海应引领栖息地保护,叫停不文明展出


翻查往年在各地举办的萤火虫主题活动媒体报道,不难发现恶评如潮。人们不仅对这一抢夺自然的行为抱以反感,更对一部分城市人的猎奇消费十分排斥。而对于网络电商日益泛滥的萤火虫贩卖,更是引发无数自然爱好者的担忧。


事实上,喜爱萤火虫,爱护萤火虫及其家园,有远比捕捉野外更好的方式。


在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中国台湾地区非常盛行的萤火虫保护,就带来了很多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日本政府为了保护和观赏萤火虫甚至放弃铁路的修建,由政府、科研机构及民间团体共同努力,建立了诸多赏萤地点,每年都有大批的游客前往萤火虫聚居的地方参观。在新西兰北岛一个小城,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岩洞内熠熠发光,灿若繁星,有人把这种自然奇观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尽管上海已是发达都市,上海市民仍然可以在植物园和森林公园或城市湿地等环境里,找到野外萤火虫的身影。在自然导赏活动的越来越热门的当下,上海的自然爱好者们带着虔诚的自然礼赞之心,来向自然学习;他们离开之后,包括萤火虫在内的野生动物,仍然可以安然栖居。他们赞美这些自然界的精灵,也在努力保护这些栖息地。这正是国际大都市与自然共存的和谐之道。


作为国家形象的文明窗口,上海有义务,也有责任,引领和带动我国更多城市,保住为数不多的自然栖息地,将掠夺生态的萤火虫主题展这股迫害自然的歪风,遏制在国际窗口之下。


76日,环保志愿者通过上海市松江区旅游部门了解到,这个由一家名为“武汉君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发起的“萤火虫主题公园”,其实并非通稿所写的“主题公园”,仅是一次主题活动,场地设在上海松江区已有的一家公园内。

截止到76日下午3点,该公司尚未针对该主题活动,向公安、农委、物价等部门报备。我们希望松江的主管部门,对该项目展开调查,谨慎批复,及时叫停以自然之名伤害自然的商业活动。


全国爱好自然的人们

201576


联署发起单位:青环志愿者服务中心 自然大学


您可在以下表格中,以个人或机构名义,签名联署支持。

欢迎转发支持!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联署页面,查看更多萤火虫放飞活动伤害报道!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