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建筑设施价格联盟

【陕建古建园林】我是朗读者,我读《梁家河》——理想与现实的对视

楼主:陕西古建园林建设有限公司 时间:2018-06-28 10:41:05

     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习近平

      5月2日,由陕西省委宣传部召开纪实文学《梁家河》宣传发行工作推进会,安排发行工作。(图示---公司党总支、团总支第一时间订购书籍)

朗读者


第二分公司  党支部书记、经理 王西宁



请点击音频聆听



理想与现实的对视

(节选)

     

       村民们打量着这些来自京城的知青们,知青们也打量着村民。这打量,是城市与乡村的对视,也是一群心怀使命感知青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的对视。

      1969年的春节很快到了,知青们]吃到了延安的“蒸碗”那是延安人招待贵客的标准餐,四个小碗盛着烧肉、酥鸡、丸子、排骨,摆在炕桌上,配以米酒。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这桌饭真算得上是“豪华大餐”了。那时的小孩子总是对过年有着特别的期待,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肉,才能穿上新衣这顿饭让知青们惊叹不已:“陕北竟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短暂的欢乐过后,梁家河真实的一面就展露了出来。

       正月十五刚过,村子里有人锁了门,走了

     “ 走亲戚去了吗?”“不是,他们“寻吃去了。

       寻吃是干什么?

       讨饭!

       每年这个时节,村民们像约好了似的,纷纷离开家门,加入外出讨饭的人流。在延川县,几乎有一半村庄都有人在这个时节外出”寻吃”,甚至包括一些生产队的队长。知青们不知道当地人是以这种方式来度过饥荒的,他们甚至骂那些讨饭的人是“二流子”

     乡亲们来串门儿聊天,知青们就问出身,回答是贫下中农那好,请贫下中农抽根烟;是富农,就轰出去。在那个年代的政治课里,地主、富农是专政的对象。当年,受“左”的思想影响,知青们有着很高的“阶级觉悟”。

      农民的那种劳动强度让初到梁家河的习近平感到震惊陕北农民醒得早,清晨6点就起床上山劳动。爬到山上人已经气喘吁吁了,但还要干活,一直干到晌午吃饭时间,没有歇的时候。在这种艰苦的劳动环境中,习近平学会了抽烟,因为抽烟可以休息会儿。

      城市与乡村、平原与山区、繁华与贫困、开放与封闭东部与西部,这些不同的概念在习近平脑海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他第一年的插队生活蒙上了重重的阴影。

      习近平回忆说,他刚来的时候和这里有种距离感。这种距离感随着一件事在延川县的传播被强化。

      2004年,习近平在接受延安广播电视台的专访时回忆,当时人们对他议论最多的一件事是拿面包喂狗一清理书包的时候,他发现出发时从北京带来的半个面包已经发霉变质,就随手扔给了狗。村民没见过面包,更没吃过,听习近平说那是面包,难以想象怎么能拿这么好的东西喂狗,就说知青糟蹋粮食,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传得整个延川县都知道了

     “陌生的环境中,周围遭遇的又是不信任的目光,年仅15岁的我,最初感到十分的孤独。”

      那是一个被撕裂的年代。他的父亲遭到批判关押,母亲被下放,姐姐去了内蒙古……“生存还是毁灭?”习近平挣扎在这个哈姆雷特式的追问中,十分苦闷。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次,他和雷平生到文安驿另一个大队去找八一中学的同学,板凳还没坐热,就接到公社紧急通知,要求全体知青、基层干部和民兵到公社开会。赶回梁家河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两人便随这个大队的队伍直接去公社。队伍打头的是大队党支部书记,扛着红旗。快到公社时,看到了梁家河的队伍,两人加入到自己大队的队伍里。

      这件事怎么看都稀松平常,合乎常理,但有人却从中嗅到了不一般的味道—“习仲勋的儿子不跟红旗走了”。在当时的语境里,不跟红旗走就是不跟党走,就是反革命。

      这件事被人们议论了好一阵后渐渐被淡忘,但在习近平的心里却留下了深深的烙痕。他很迷惘、彷徨,不知道该怎么办。其他人出工干活,他却打不起精神来。

     习近平很苦闷,但他所承受的精神压力,又岂是“苦闷”两个字能说得尽的。此时,习近平还不知道,梁家河插队的15名知青中,有10个人的父母正在遭受着批斗。

    习近平言他当了一次“逃兵”。几个月后,习近平向梁五明请了假,回京探亲。没想到,因为失去了北京户口当地公安将他当作“倒流”人口抓了起来。

      “先关在派出所,一进去就是四五个月。面且关进去不是让你白坐着。”他被强制于重体力活。“海淀一带的下水管,都是我们]埋的。”习近平后来回忆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