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建筑设施价格联盟

十年后再现秘书党腐败

楼主:中国新闻 时间:2020-05-23 16:31:47

       中纪委网站18日宣布,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马年被查的第一名副省级官员。《环球时报》都破天荒地“抖猛料”称:由于冀文林的不寻常履历,他的落马备受关注。

究竟有多么不寻常,那就看看冀文林的官方履历吧。

1998.08 — 1999.12 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值班室助理调研员,部长秘书

1999.12 — 2000.04 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值班室调研员,部长秘书

2000.04 — 2002.08 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秘书

2002.08 — 2003.04 四川省委办公厅副厅级秘书

2003.04 — 2005.09 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副局级秘书

2005.09 — 2008.12 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局级秘书

       这份履历的最大特色就是“秘书”成了高频词,所以,你也就懂了在中国官场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派系叫“秘书党”,他们往往在老领导卸任之后,成为他们的代言人。

       当然,最近落马的高官中,还有好几名有着秘书(长)经历的,比如去年底,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他的公开简历中也有“秘书长”的从业经历,通常这被外界成为一把手的“大秘”:

2000.08——2000.12,四川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省直属机关工委书记;

2000.12——2002.05,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省直属机关工委书记;

   还有一个履历相似的案子,那就是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他去年被调查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四川省文联主席的职务,通常这都是照顾退休领导的岗位。郭永祥也有着一个与前两位重合的履历:

1990.08-1992.11 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处长

1992.1l-1998.07 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研究室副局级研究员、副主任

1998.07-2000.0l 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

2000.01-2000.10 四川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

2000.10-2002.05 四川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常委办主任(正厅级)

2002.05-2002.12 四川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常委办主任

2002.12-2003.08 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常委办主任

      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秘书(长)。而在十年前,也有一个相当职位的秘书让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曾经担任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秘书的李真,他当时在河北可谓权势熏天。有人后来说,李真“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

最后,李真以贪污和受贿数百万元,成为建国以来河北党政领导干部贪污受贿犯罪数额之冠,并最终被判处死刑。李真的“闻名”还因为一本名为《地狱门前:与李真刑前对话实录》的流传,他曾经提及自己的理想是:“我死后,不求有那么多人送我,只求有人能在我临终前说‘谢谢你,李书记’就够了。”不过,最后死了,落得滚滚骂名,甚至家人在殡仪馆里的骨灰盒上都不敢写上名字。

值得注意的是,与李真同时案发还有多名“秘书党”成员,除了曾任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的李真,还有长期担任程维高秘书的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吴庆五、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王福友、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杨益铭,都与程维高有着较多联系。

不得不说秘书们的作奸犯科也相当的巧妙,居然没有把老领导拉下水,那时中纪委已对程维高严重违纪进行了审查,但最终也只是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最后该人以78岁高龄病逝于常州,到死还享受着副省级待遇。

     如今四川也发生了类似十年前河北的“秘书党”群体腐败案件,这这种历史的循环虽然彰显了反腐力度,但毫无疑问,也突显了反腐陷入了某种困境。

   十年前,李真说:有些干部对党的理想、信念也产生了动摇,台上讲慷慨正义之词,台下想升官发财之路,平时干肮脏龌龊的勾当。尤其是权高位重的“一把手”,丧失信念后,腐败问题更严重,危害更大,影响更坏。

  十年后,或许我们还会再听到类似的沉痛反思之语,同样会在监牢之内。

副部级以上的贪腐干部,老百姓乐意称之为“老虎”,所以每次中央发出打老虎的声音都让万民欣慰。不过,我们尽管乐于看到更多老虎被打,但是不得不说,打老虎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因为这一只老虎被打掉,没有好的制度安排,下一次可能出现更狠的老虎。

    古时候,有一个县官贪污,被钦差拿获,准备押解京城时,百姓拦路恳请放过贪官,理由是:这个猪官已经喂饱养肥,再贪也不过如此了,要是他走后新来的瘦猪官又要百姓那么重养,大家就都活不下去了。

      所以,打掉一个大老虎,或者像十八大后打掉20个老虎,也不意味着这就是完全的好事。笔者之前统计过31个省区市的行政部门有270个副部级以上干部,人大有200个副部级以上干部,政协有300个副部级以上干部,加上100多家央企差不多上百名副部级以上干部。

此外,还有部队和高校以及事业单位,总的算来,应该有上千名在职的副部级以上干部,打掉20个老虎也不过50分之一,比例也不算高,而再出现老虎是很可能的。十年前河北出现了腐败的“秘书党”,十年后四川出现了同样腐败的“秘书党”,这难道不是最佳的例证?

      政治家阿克顿勋爵说过:“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在政治领域,要想彻底清除腐败并不可能,始终都会有“官人”变“老虎”的可能。所以,打虎要同时“亡羊补牢”,在制度上进行改进。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也就是说,只有制度的完善,才能真正驯服老虎,剪除它骇人的爪牙。

 关注本微信号方式:在右上角点击关注官方账号
在添加朋友输入:zgxingweng

读完此文有所感触,那就点击右上角分享到你的朋友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